『人生心路歷程記述-2』

'11:02.10.美妙的滾輪聲

 '11:03.26.家族的倫理

   '11:05.23.通行斑馬線的危機

 masa圖片均自拍.若需刪除或截取前.敬請告知 

         尊重智慧財產權是大家應盡的義務,謝謝您!!!

 '11:02.03.家族;臺北 masa家族農曆初一快樂時光出門到行天宮拜拜  

  wIkYW9dcg7gx8PhO0g5WzA.jpg  

'11:02.04.家族;桃園 masa家族農曆初二到桃園青松農場宴請女婿

wIkYW9dcg7gx8PhO0g5WzA.jpg  

'11:02.02.家族;臺北 masa家族臺北除夕歡樂 孫女祖葳演奏彈琴

IzCZi3dkM7i07Vz_TaiEFg.jpg  

'11:02.02.家族;臺北 masa家族臺北除夕歡樂 婆媳共同準備料理

a2bE9nG6amb0xOYuNie4vA.jpg  

 '11:02.10. 美妙的滾輪聲

農曆新年已過了八天,大多數商店在鞭炮聲中陸續開門營業,我家門前有一家糧食行號也開始營運啦,每天清晨又可以聽到美妙滾輪交響樂章,工作人員將箱箱包包的油米糧食,從大卡車的車上利用滾輪梯自動滑下,靠近倉庫那兒再將箱箱包包提起來,有規律地疊好安置如此在萬籟俱寂的情景之下,美妙悅耳的滾輪鈴鈴聲響,當尚在被窩裡聆聽,對我來說是多麼地悅耳懷念,感觸真是良多待到六點我準時起床往樓下一看,已經是平靜下來了,才再開始做我日常生活打坐修習的功課

為什麼把大多數當作擾人清夢滾輪嘩啦嘩啦聲響,我卻是在享受聆聽美妙悅耳的鈴鈴聲響呢想起當年旅居日本東京池袋,唸拓殖たくしょくだいがく留學生別科修學日語課時,為了學會日語交談,坦白直說是為了生活經費著眼,因為當年臺灣落後經濟還敢不上經濟已起飛的日本時,祖國拿來的錢絕不夠生活昂貴的開支,幾乎當時每個留學生都有打工的經歷剛剛開始每天課餘晚間到池袋居處附近餐廳洗碗盤三小時,原因是當你不會跟客人聊上簡單日語時,只好委屈如此做,洗了兩個月之後,經同班謝同學(聽說他的哥哥當時應聘在校教書)的引介轉到東中野(ひがしなかの)一家華人經營的中華料理店,聽說老板是臺灣一家報社的駐日記者,對我們僑生還很照顧,謝同學尚年青,日語全班首指,他可以跟客人交談,所以當起點菜並領班,我們另外有一位是年輕日本人,我起初還是只能到廚房當打雜,廚師有二位都是日本人,也蠻有趣的,幫忙切切菜遞交佐料做起二手工作,所以回國之後,常要吹牛我來開一家小餐館也行,大概做了半年就上前線點菜,日語除了學校學習加上打工漸漸也會點交談同學之間除了一位韓生,另一位是伊朗高壯個子的摔角選手,他們都是公費留學生,我們交互對談不得不應用日語外,其餘都是臺灣去的,男女生二十幾名,相處融洽,幾乎使用臺語交談當時對岸正在搞文化大革命中,嚴禁人民出國留學,除了街路上偶而碰上結隊穿藍裝的高幹,我們都避免碰面交談

我在僑界交往認識了不少朋友,有位旅居大井町おおいまち屏東來的鄉親,旅日多年會講一口流利的日語,夫妻靠著打零工,撫育二位小孩,日本姓氏取安藤,我通常稱呼安藤あんとうさん,個子不高卻力壯,年紀比我大些,非常照顧小弟,當時在日本的外國人很難取得到居留權.我回國後不久聽說因孩子已申請美國留學,舉家只好移民去啦,迄今尚無音訊,真是憾事他告訴我介紹到居家附近的進口商去打工,工資算是蠻高,當時我尚年輕力壯,正好學業也告一段落,因此,跟隨著他每天早晨一同去該進口商打工,工作項目就是從滾輪下方將一箱一箱的商品接住,再搬到倉庫內安置推疊,紙箱內物品是日商從美國進口的藥品,當時臺灣還沒有這樣的滾輪梯,工人必要往卡車上上下下搬運相當費時辛勞如此,我在工作中享受聽到美妙滾輪交響樂章,想當時我把這工作,若是當做苦差事去思考,那如何能夠享受到今日快樂的回憶呢我一生經歷過的工作,樣樣都感到滿意,每日享受過著快快樂樂愉快回味的日子今年春節雖不像去年剛好碰到日本連休日而旅日長子能夠攜眷回國,據四月份黃金假期連休才返國因此,去年得來特別全體計有十五人,度過了愉快福氣的感恩年節不過,今年花蓮服務的次子帶了可愛活潑的兩位內孫回家,在家宅年夜飯圍爐團聚,也享受到天倫之樂初一出門搭乘孫子祖齊喜愛的捷運,由附近經植物園小南門站,轉西門町站再到忠孝新生站,轉乘到人山人海的行天宮拜拜感恩初二依習俗宴請女婿,我們六人開一部驕車,而女兒菁家三位外孫,加上親家母也六人開一部休旅車,前往去年初三祖齊喜歡遊樂的桃園青松農場,齊聚靠近窗戶可以遠晀高鐵行走的長桌,大伙們興高采烈地用餐,偶爾可欣賞窗外高鐵行走,欣賞園區花卉景觀,餐後照往例發給紅包與學業獎勵金,然後,小孫們到遊樂區騎電動車盪鞦韆等,我負責照相投錢讓祖齊坐小火車,照顧小孩,大人們就到園區欣賞各類種花卉之後,出發到附近永安觀光漁港,大量採購晚間回到姑姑家吃喝的海鮮,因午餐時顧慮到開車不喝酒,就回到女兒菁菁家,大人就吃喝.小孩們玩抽獎娛樂等,通宵達旦樂趣無窮,真又是大大小小們的快樂豐收年節,晚間孫女祖葳建議留在姑媽家,次日上午初三宗昀家族開車先到菁菁家載祖葳再一同回去花蓮

今年大家快快樂樂也度過了很有意義的春節假期,感到相當的欣慰,還是將這些點滴利用電腦記載下來留下痕跡,也將所照的相片,除在masalin blog部落格也在Picasa和 Facebook上登載.不亦樂哉!

 

擦玻璃、擦桌子椅子、搬貨等等,這種不用思考的日子,可能會毀掉很多替代役原本的個性。現代年青人是否應思考將來當到老板主管時怎樣思考您的部屬又這麼想嗎?建議您參閱網站masalin blog 也許將會提供鼓勵激發您的話! 感恩 (本文係參考網路文獻)

masa先父林聖 先慈林吳淑芳紀念照

         9vy_EQdcG7UCKD8oZlyDvQ.jpg  

masa暉.菁.昀與阿媽於白河家廳堂

     masa白河故鄉廳堂先慈阿媽抱孫昀&暉.菁.jpg              

'11:03.26. masa家族的倫理觀

今天上午我倆陪著日本回來的兩位孫女祖晴祖雯到木柵福德靈骨樓在清明節前去祭拜,我們摸著先父母的骨灰盆看著相片,告訴她倆這是二位阿祖,是妳們阿爸的阿公阿嬤,阿爸小時候阿祖很疼愛照顧爸爸姑姑和小叔,阿祖也到過日本橫浜你們住家的附近,跟我們一起度過快樂的時光,如此,告知她們緬懷先祖感恩的緣由

記得媽媽告訴過我,她跟爸爸結婚是由他的恩師媒介,當然那年代沒有所謂戀愛,結婚後爸爸在臺南教書,每次他們倆回到鄉下,經過馬路上都要爸在前媽跟後,插秧的親友看到都會大聲嘲笑呼叫,他們當年在鄉村可說是智識份子,而媽媽具備有相夫教子賢妻良母的德性,我上有三位姊姊,下有二位弟弟,真遺憾幼兒就因病夭折了,還有二位妹妹,我們一家八口,靠著爸爸微薄的薪水過著日子,雖然爸爸當到小學校長,等到我讀小學四年級時,為了龐大的開銷,就在家鄉祖產土地上與三叔購買一些廉價山上木頭,請在地師傅蓋了間房子,才搬回鄉下住下來,當時媽媽辛苦地靠著養豬或耕作來補貼家用,等待豬長大賣了,田裡甘蔗收成了,我們才有錢註冊念書,父母親給我們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我們做子女的都非常地感恩上進,小時候媽媽要求我們都必要幫忙做好家事,到田園做事挖蕃薯拔土豆挑回來,除了吃或是養豬雞鴨,也要到屋前溪流挑水,當時內人教書回來也要捆甘蔗葉(草茵),姊妹要砍柴煮飯,要到溪邊洗衣物,所以我也陶冶到做農的工夫,這樣子是我們從小就學到肯苦耐勞的身教與言教

我算是獨子(二位弟弟早夭),尤其在那重男輕女的年代,媽媽生下我這男兒,當然溺愛有加,又上有三位姊姊,也相當照顧小弟,爸爸比較嚴格管教,不過小時我都跟爸爸睡,直到唸初中,當我考上新營初中,爸爸安頓我住在媽媽的表弟家,這時我才開始養成自己獨立的特質,記得當時我寒暑假才能回家,媽媽非常的高興,因為爸爸偶而會去探視我,而媽媽不曾去過,因當年代婦人是很少出遠門的緣故,每次回到家裡媽媽一定會準備很多魚肉要我吃,要知道當年代是除了過年或節慶拜拜有魚肉可吃,除了生病要補補身體,平日是很不可能吃到,也許有機會碰到有雞鴨奄奄一息即刻宰殺時,又沒有冰箱的年代,往往要將魚肉用煎煮方法保存,我有時會埋怨媽媽煎得太黑太鹹不想吃,所以姊姊常會指責我的不孝,至今我還是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爸爸培育我獨立自主,我要到補習班,要去考那兒高中,都是讓我自己決定選擇,而不必經過他的同意,我考上南師與嘉中後,才告訴他要去念嘉中,嘉中有兩年期間通學,又可享受到溫馨與家人一起的生活,高三才再離家,到學校後方山仔頂租屋,與文俊彥.龔森田.吳浩治.黑龍仔等同學用功準備升學,考上大學時父親也任由我選擇科系,等到大學畢業回到嘉義,任職大同商專,結婚組織家庭,父母親才享受到含飴弄孫的日子,我雖然是獨子,最值得感恩的是,家人在我一生中信任自己的孩子,物質精神上的關照支持,使我能夠順利地成長

我任職嘉義大同商專,教學相長,承蒙恩師鄭達麟校長的提拔,升任當過主任副教授,可是渴望求進,當時臺灣接受美援的落後經濟下,感覺到教學資料非常匱乏,而高中同學好友,也都已紛紛到美國打工留學去,因為我是獨子,當然情理上,無選擇餘地的留在父母身邊,盡點為子之道,不過,職場上強烈的上進心,也在我陪伴父母親的十年後,毅然決定出國研究進修,當時勉強的理由是,因為我已經有了兩男一女的條件,母親天天把孫子當寶貝含飴弄孫,而內人也在小學教書,生活可說是相當安定,我就向教育部申辦到臨近的日本進修去,因為日本可以寒暑假方便回國,而在美國的同學因經費的考量就無法這麼做,雖然父親是任我自擇,可是母親也無奈無法管束,只是暗自悲傷,我以母親可有含飴弄孫為由,難捨情景之下,離家出國進修,不知對否?在我半工半讀的留學期間,我捫心感謝內人替代我在家照料父母親,以及兒女的家務,尤其是母親從來因操勞過度身體一向衰弱,都需要內人悉心照料,加上三個孩子,真是倍加辛勞,感恩不已

'11:05.23.  通行斑馬線的危機

l3GqEJeLl9KLI1v9v02C5w.jpg

我時常告訴朋友綠燈通行並不是最安全的選項,矇闖綠燈那更是最危險的行動,最要緊還是左顧右盼,是否有來車甚至綠燈時走斑馬線,還是危機重重,為什麼?

每天早上七點半左右走路到附近植物園作外內丹功運動,必需經過南海路與和平東路交叉口,那裡設有天橋,除了小學生們活蹦亂跳依循要走天橋之外,大多數人是經由橋下斑馬線通過,當然輪椅族.年長者非走橋下斑馬線不可,也就是政府路政單位所考慮到方便行走而在橋下設有斑馬線,可是未考慮到斑馬線上車輛左右轉彎照樣准許通行,致使險象環生,因為照理文宣上有勸導車輛要行人優先之觀念,不過,不知是否有罰則?那有像日本司機會停下來拉下窗口搖手等待行人通過,而在臺灣車輛後頭就會有發現,不耐等候的司機直按喇叭的怪現象?

今天早上當我要通過斑馬線前,眼看綠燈還有十多秒在閃,當然有足夠要通過馬路的時間,內人跟我而在後面也有幾個人快速要通過,可是走到半途有從南海路建中方向過來的車輛,爭先恐後左轉和平東路,而阻擋了斑馬線上我們行人的前進,直到綠燈變紅燈,還是無法全體順利通過,司機們個個都不可能讓行人優先,甚至小黃司機拉窗戶嗆聲說:『紅燈啦!還要衝!』,『大人ㄚ 冤枉ㄜ!』(小時候日治時稱警察伯伯為大人),再說四十年前我在日本的感受,每當司機先生遇到行人要通過斑馬線時,都自動會搖下窗戶笑瞇瞇地搖手,向行人打招呼禮讓行人優先通過,這相信有很多國人旅遊日本時,應該有被打招呼禮讓優先通過的經驗,不然,下次有機會到日本時多加觀察,也許會發覺有更多值得我們學習的算是風氣吧!

國人每每講到日本人相當佩服他們守法精神,我會反駁:『不見得啦!!!』,他們也是人,『人性本善』? 而應該解釋是政府制訂法規周全,執行澈底,人們能把守法『習以為常』,舉個我親身經驗:曾經有次朋友開車載我到鄉下玩,當駛往偏僻鄉下行車中碰到紅燈必停,也必定要等到綠燈才再走,當時情境四邊田野不見人影,也更不可能設有現代到處有的監視器,就是『守法為要』。那算不了什麼,有次請朋友聚餐,他開車來,在餐桌上我斟酌啤酒,他平時酒量很不錯的人,可是這回他斷然拒絕喝酒,他告訴我一旦喝點酒被大人查覺,就會被罰吊照,整年禁止開車,當時僅僅喝點一小杯啤酒,而又沒有現代化酒測器可吹,看官想想他敢違法嗎? 連一點點低度酒精的啤酒也不敢嘗試。

檢討一下:我們路政單位難道訂下車輛或行人違規不嚴嗎? 路警還不是沿路查檢執行取締嗎? 可是我總認為法規不夠周全,像是明明綠燈通行斑馬線,還要跟左右來車爭道,走斑馬線安全嗎? 政府收取違規罰款之外,是否應考慮到澈底嚴厲執法,是否隨時配合情況來修法或訂定新法規呢!當然我們行人更要檢討,不要往往會造成行車的困擾才是。

The End     Thanks 

mas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