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修身養性嘉言-公平公貧.離你我越來越近了!

’09;04.04.景觀;臺北  masa家廳堂蓮花百合花盛開 & 水族箱魚兒悠遊  

                        原民阿志 (cdh1621)  2012;10.17. (參考網路文獻)

   台灣要進入均貧的社會嗎?軍公教人員真的是動輒得咎,凡事只要把軍公教人員拿出來修理一下,鐵定成為政治的明星,但這麼做真的是為國家好和百姓好嗎?而我們的政府卻又畏頭畏尾的,不敢大聲的和老百姓說明軍公教人員的福利制度如何而來,反倒成了親痛仇快的事件。

          日前,立委在質詢時要求退休軍公教人員年終慰問金教育補助費等等應予取消,原因是因為不公平。我不懂現在的社會什麼是公平的,什麼是不公平的,軍公教人員不敢說是國家頂尖的國民,但卻也是憑著苦讀或吃苦耐勞,奉公守法的國家培育的人才,當然,其中或有些老鼠屎,但這不能去懷疑,掩蓋軍公教人員他們為台灣所做的犧牲、奉獻。

          民國六十到八十年間,台灣經濟正值起飛之際,大家都說台灣錢淹腳目,所以那時軍公教人才大量流失,甚或招不到人才,尤其是軍人體系,那些年可說是用盡各種方式,仍無法招募到足夠的學生,來充實部隊的人才。

          民國七十六年到八十年間,台灣股票狂飆,地下投資公司猖獗,吸引著許多人投身股海、地下投資公司賭一把,看能不能一夕致富,而引發了當時一波波的軍公教人員退休、退伍風潮,但真一夕致富的有多少?大部份卻是血本無歸!但也有一批人不為所動,堅守著自己的崗位,每天超時加班全天候堅守崗位,去補那些去股海、地下投資公司撈錢的人所遺留的攤子,誰又同情過這些人了!

          這些不為利誘的人,他們要的是什麼?除去升遷外,大部份的人就是希望能在將來有份安定的退休、退伍生活,尤其這群人退休、退伍後大部份都是無聲的一群,是社會安定很重要的力量,但現在看起來要變化了,因為在政客為了私利(選票)考量下,開始挖這些人原賴以安定的那份退休、退伍保障,妖魔化這些原來安份守己,奉公守法的這群人,而更離奇的是,政府何時為這些為社會帶來安定的這個族群守護過,答案是沒有,更甚者還推三推四,毫無擔當可言,叫這些曾為國賣命的人,情何以堪。

           看在後人眼裡,誰還願留在公部門體系為國打拼,最後造成劣幣逐良幣的惡風,公部門的公務倫理越來越惡化,軍部門誰還願意為國家擋子彈,杏壇還有人真心作育英才嗎?唉!四書的大學裡講「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有嗎?義在那裡,已看不見了。

     現在一開口只要舉著「公平正義」,就可以號召到許多支持者和媒體的注目,但真的公平嗎?真的是正義嗎?許多人說現在大學畢業只領22K,但他們可曾想要努力的在十年後變為220K,只想要多領,卻不願意付出,也不願意學習,就想一步登天。古人說得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政客仍一昧的去打擊這群盡忠職守的公僕,而去討好那一天到晚只想領錢不願工作的所謂弱勢族群,將來就算換人執政,我想也只有自食惡果罷了,真能把國家治理好嗎?恐怕沒那麼簡單吧!

      國家講的公平正義,本來就不該是齊頭式的公平,而是要從努力中去追尋自我的實現,果只想到自身利益而去攻擊曾經努力過的人,那這社會將成為一種「均貧」的社會,那就變成了「公貧」了,對國家長久發展,將帶來負面的影响。執政者與民代諸公,實宜三思 三思ㄚ! 

  家族;日本  masa陪先父富士山家族旅遊.jpg    

     masa日本関內伊勢佐木百貨公司內開店販賣臺灣產品 

 家族;日本   masa関內伊勢佐木町ODIEO賣場.jpg

 masa留學時在日本三浦海岸海水浴場擺攤子賣臺灣手工藝品

家族;日本   masa三浦海岸海水浴場賣場.jpg

 寬恕

           1994年,南非白人格里高便成天生活在不安中。因為這一年,他曾看守了27年的要犯曼德拉,順利當選為南非總統。

           格里高常常回想起自己對曼德拉的種種虐待。那是在蠻荒的羅本島上,到處是海豹、毒蛇和其他危險動物。曼德拉被關在鋅皮房裡,白天要去採石頭,有時還要下到冰冷的海裡撈海帶,夜晚則被限制一切自由,因為曼德拉是政治要犯,格里高和其他兩位同事經常侮辱他。動不動就用鐵揪痛毆他。甚至故意往飯里撥汗水,強迫他吃下……

 到了5月,格里高和他的兩個同事收到了曼德拉親自簽署的就職儀式邀請函,3人只能硬著頭皮去參加。

就職儀式上,年邁的曼德拉起身致詞:“能夠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我深感榮幸。可更讓我高興的是,當年陪伴我在羅本島度過艱難歲月的3位獄警也來到了現場。”

隨即,他把格里高3人介紹給大家,並逐一與他們擁抱。“我年輕時性子脾氣暴,在獄中,正是在他們3位的幫助下,我才學會了控制情緒……”

 曼德拉這一番出人意料的話,讓虐待了他27年的3人無地自容,更讓所有在場的人肅然起敬。人群中爆發出經久不息掌聲。

儀式結束后,曼德拉再次走到格里高的身邊,平靜地說:“在走出囚室,經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那一刻,我已經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悲傷和怨恨留在身后,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格里高禁不住淚流滿面,那一刻他終于明白,告別仇恨的最佳方式是寬恕。

 寬恕,是一種選擇,親愛的,你心裡還恨著誰,你就把自己關在恨的牢籠裡,你的選擇是什麼呢?

我的心深深被震撼,偉大的靈魂,因為寬恕,而擁有自由的心。

'11.05.15.社服;土城 masa海山樂利國小輔導弱勢學童

10;1015社服;土城 樂利小太陽班輔導課業6.jpg  

                                    The End   Thank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salin blog 林正一的部落格

mas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